樱桃视频app下载观看

一颗金丹凝,自此踏仙生。

朝暮岁八百,世间当留名。

当听闻王升所说,天上的金丹是他们师父,众教官稍微松口气之余,依然没有放下戒备。

王升跳到一旁卡车顶棚上,高呼几声师父,又解释了句‘此地作乱邪修已尽伏诛’,这位从大西北赶来的金丹道人才收起威势缓缓落下。

青言子似乎是有意而为,下落的速度越来越慢,脚下踏着一把宝剑,着实让不少战备组成员一阵羡慕。

角落中的飞楝子不由一阵感慨,他竟然还想在金丹修士手里拐徒弟……

堂堂剑宗,此时尚且无人能够御剑飞行,现如今见了一位,却是其他门派的金丹境。

青言子的身影站在天空之中,但悬停在三四十米高就不再下落。

“小萱,小升,你们二人可曾受伤?远处那岛屿之上有血光残留,可是那些闹事的邪修?”

王升心底有些纳闷,随即想到,师父或许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师娘,这才在上面故意不现身。

张自狂等人一时间也不知该不该说话,几位军方的大佬也是在注视着空中的人影,唯独迟绫,却是静静坐在那,头也不抬。

王升忙道:“五神教、天林宗等近两百名邪修已被诛除,这几位都是战备组的教官。”

空气感の少女

青言子缓声道:“为师心血来潮出关,却是白走了这一场。但邪魔诛除了便好,你们二人修为底浅,莫要给人添乱。”

这话,王升和牧绾萱听了没觉得有什么,周遭这些战备组的精锐、战备组教官却是一阵苦笑。

这叫修为低浅?

王升这个剑修就不提了,这群战备组精锐哪个不是‘药罐子’里面泡出来的?寻常名山弟子都不可能有这种待遇。

而王升能在如此年纪就达到了这般修为,还有一手令人赞叹的剑道境界……

他旁边那个不说话的小仙子更不用说了,结胎后期,已触及丹婴阶段的大门,更是有一手阴阳二气,直接把邪道高手玄铁神死死困住,打的玄铁神毫无脾气。

这九位教官此前还凑在一起琢磨过牧绾萱的阴阳二气,发现无论是谁对上她,只要无法一锤定音击败这小仙子,都会落的跟玄铁神差不多的下场。

就这,还修为低浅?

但说这话的偏偏是王升和牧绾萱的师父,还是个金丹境的大佬,这就让人……

无法反驳,无话可说。

一时间,在场不少修士都郁闷到想爆几句粗口。

严正南笑道:“青言道兄,为何不下来相叙?”

“正南道兄竟然也在此地?我赶来匆忙,高空之中疾风凌厉,此时衣衫破烂,不便现身。”青言子在空中缓声道了句,“好了,不打扰各位了,若小升与小萱在此地已无事,就过来与为师说话。”

言罢,青言子身形缓缓飞动,就在这群战备组大佬们头顶转了半圈,朝着百多米外的海边落去。

王升和牧绾萱连忙朝师父的落点迎接。

有个教官嘟囔一声:“这叫啥事,这金丹高手飞一圈就跑了啊?”

其余众人只能一阵苦笑。

早知道真有金丹境大佬存在,早请过来不就完事了,他们还费劲安排这么久战术……

突然有金丹修士前来,露天会议顿时进行不下去了。

一位头发花白的军方大佬问道:“那位就是王非语、牧不语道长的师父?修为还在自狂你们之上?”

九名教官顿时点头的点头,叹气的叹气。

沐秋梨淡然道:“金丹境在古籍中便被称做第一道修道天堑,我师父在元气恢复之前就已在山中静处修行六十余年,如此道境积累,又有恢复血气的丹药相助,这才在数月之前闭关迈入了金丹境。

这位青言子道长根据资料显示应该是四十多,正值壮年,精元血气并未亏损,想必也是天纵之资,这才有如此道境,在此时就迈入了金丹境。”

严正南肩膀撞了撞一旁正郁闷的张自狂,笑着打趣了句:“要不你去跟他打一场,谁赢了谁收徒弟?”

“那倒真不一定!”张自狂挺着脖子回了一句,刚想说几句自己说不定就有机会挑翻金丹大佬的狠话,随后又回忆起刚才自己确切感受到的那股威压……

这教官耸耸肩,“等我也弄出金丹了,不一定不是他对手。现在就算了,咱的丹都是虚的,只能算是有两个半,他的丹是实的,已经有三个了,比不了,比不了。”

一群战备组的男人顿时嘿嘿笑了起来。

他们平日里聚在一起,大多都会说点荤素不齐的笑话,他们此时已不受道门清规限制,这些倒是没什么。

然而,一直坐在那的迟绫却突然站起身,目光有些冒火的盯着张自狂。

“好笑吗?”

张自狂眨了下眼,面对这个没修为的调差组组长,却是下意识的有些‘从心’。

“不好笑……”

“几百具尸体摆在那,现在是能笑的时候吗?”

张自狂面露惭色,挺直腰板立正站好,“战备组特训教官张自狂行为思想轻浮!接受领导批评!愿意接受处罚!”

迟绫吸了口气,缓缓闭上眼,手指却在轻轻颤抖着。

“抱歉我逾权了,我有些累,先去休息下。”

谁都能看出来,迟绫明显情绪有些不太对,而当她带着几名调查组骨干离开临时指挥部,一群人也是有些莫名其妙。

“咳,”严正南清了清嗓子,“我听非语似乎,有时候会喊迟绫组长一声……师娘。”

这群教官顿时恍然大悟状,而后一双双眼睛顿时贼亮,凑在一起各种嘀咕。

“真的假的?这不挨着吧?调查组组长,金丹境修士,他们俩?”

“无量天尊,这瓜有地雷啊!”

“迟绫组长不是有个女儿吗?这位道长年轻时候都成过家的?现在还能这么快金丹?”

“好了!都安静点,迟绫组长说的对,你们纪律松懈了!”一位军方大佬开口呵斥一声,一群人顿时立正站好。

有位老人道:“不管怎么样,能调教出王非语与牧不语这种弟子,师父的品性自然也不会差。

是正道高手,心系家国天下,这就是我们要团结的力量,大家准备迎接一下。

战备组今后也会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,如果关键时刻能多一位高手助阵,总归是好事。”

这算是下达了命令,张自狂等人立刻开始执行,临时指挥部顿时忙碌了起来。

……

海边,王升和牧绾萱看着站在海浪边缘静静眺望远方的中年道人,双双向前做揖行礼。

大家熟归熟,该尊的礼数还是要尊的。

“拜见师父。”

“嗯!”

“你们两个,这段时间有没有在外面闯祸?”

青言子温润的嗓音传来,让王升心底莫名就感觉十分心安;而后,青言子笑着转过身来,王升顿时一阵眨眼。

能看出,青言子这一路来的并不‘平静’。

看背影时这种感觉还不明显,但等师父转过身,师姐都忍不住露出有些小嫌弃的表情。

乱糟糟的胡须、如鸟巢状的头发,身上的道袍凌乱不堪,更是有多处破洞;

然而就算如此,青言子骨子里散发出的那股清雅飘逸,此刻还是能寻到少许的。

王升忍不住问了句:“师父,您也跟人交手了?”

“交手?”青言子看了眼自己这一身打扮,笑着摇摇头,“赶来的太过匆忙了些,半路时,虽然有一位公家人帮我联系能抵达此处的飞机,但我怕你们出事,就没让飞机中途落地,直接站在机顶,到了附近机场也没空收拾就赶了过来。”

听闻此言,王升心底顿时划过一缕缕暖流。

王升低头道:“是弟子不争气,让师父担心了……”

青言子笑着摇摇头,随后面容有些严肃,仔细打量王升两眼,有些欲言又止。

这时,王升将剑匣放下,开始解自己道袍。

青言子立刻侧过身去,一本正经的呵斥道:“你这孩子!怎么在这滚滚红尘中就学了这些?就算你心底感动,有了冲动,又如何能对为师有非分之想?你师姐这么漂亮,你竟还能发展出这种癖好!”

王升顿时嘴角不断抽搐,整个人都快被黑线吞了;牧绾萱头一歪,有点不明所以。

“师父,说正事。”

“哦,什么正事?”青言子笑吟吟的回了句,而王升已经将道袍褪下,捧给了师父。

“师娘她……师妹的母亲就在那边,”王升低声道。

青言子不由一怔,随后怅然而叹,“罢,小萱避一避,为师换衣服。”

牧绾萱刚要走开,王升却追上师姐,在师姐耳旁小声嘱咐几句,让牧绾萱先去稳住师娘,别让师娘走了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