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映画制作出品

,最快更新诸界末日在线!

“发现本世界剑仙法门。”

“剑阵:太乙。”

“修习前置条件1:封圣境。”

“修习前置条件2:剑仙。”

“说明:立刻领悟此剑阵,需消耗魂力2000点。”

2000点魂力!

顾青山注视着界面上的说明,不由苦笑一声。

此时此刻,他真的没有足够的魂力去学剑阵。

“行,谢了,回头有机会我再学习此法门。”

他将玉简收了起来。

不管怎样,能获得一门剑阵,已经是前所未有的巨大收获了。

棒针毛衣少女棚内冬日写真

剑阵,才是剑仙真正的杀招。

前世的时候,也是机缘巧合,顾青山才在神灵降世之时,偶然得到了一门剑阵。

当年除了他,获得剑阵的人寥寥无几。

这时晴柔问道:“那一枚有问题的玉简,不如处理掉吧。”

“没事,那些东西在山女那里不会有问题。”

顾青山道。

见他神色安然,淡定自若,晴柔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“怎么了?”顾青山问道。

“总觉得把那玉简留着,我的心就不由自主的紧张不安。”

“你很怕千山夜?”

“不,我怕的是这个世界,这个世界的人心太丑恶。”晴柔道。

“一种文明崇尚什么,什么就会深入人心,不符合主流意见的存在,势必难以长存。”

“所以这样的世界就让它完蛋吧。”婉儿学着顾青山当初的语气道。

“对,我们得抓紧时间逃走。”顾青山道。

“可是你身上的天地誓约……”

晴柔望着他,有些忧心的道。

“啊,是了,还有个王红刀……”顾青山头疼道。

晴柔和婉儿也是暗暗发愁。

王红刀是玄灵境的修士,而且心性慎密,阴险狠毒。

他不动声色的潜伏三百年,只为一举杀掉自己的师尊夜千城。

这样的人物,就算是重伤,肯定也是不好对付的。

顾青山却没考虑如何对付王红刀。

他在想着旁的事。

自己一共有1603点魂力,修习阵法用掉500点,还剩下1103点。

缚灵锁虽然复杂,但想来也不会比阵法更复杂。

而他的法阵水平,才堪堪达到这个世界的中级程度。

想要从齐焰的两界穿梭阵盘上找出神武世界的坐标,这水平根本不够看。

其实无论是阵法,还是太乙剑阵,顾青山倒也不是非要依靠魂力,才能掌握。

以他的天资和水准,完可以花费一些时间,慢慢琢磨和领悟这些东西。

但是七天内,悬空世界随时会毁灭。

没有时间了。

得转换思路,寻找新的方法。

顾青山目光扫过两女。

解开她们身上的束缚……

她们是比自己更强的修士,对当前的局面有着巨大的作用。

顾青山再次斟酌一番,做了决定。

“我们现在做一件事。”

三女望向他。

“现在,我们一起去找缚灵锁的禁法法门。”

晴柔和婉儿的眼睛猛的亮了起来。

山女轻轻一跃,已经到了禁法那一排,拿起一枚枚玉简开始查找。

顾青山也大步走过去。

翻了几枚玉简,顾青山忽然觉得有些不对。

回头一看,却见晴柔和婉儿依然站在原地发呆。

顾青山催促道:“快点啊!我们的时间很紧。”

两女这才回过神来。

晴柔捏捏婉儿的手,婉儿也转头看看晴柔,微微点头。

她们连忙过来帮着寻找。

不一会儿。

婉儿尖叫道:“我找到了!”

她举着一枚玉简,就像举着无价之宝。

晴柔伸手取了玉简,神念浸入其中。

“不行,这法门很严密,绝不允许被缚灵锁困住的人使用。”她说道。

婉儿拿过玉简,也认真看了一遍。

“这步骤太深奥太繁琐,而且必须要一次性成功,否则缚灵锁会进入锁死状态,三年内不可解除。”婉儿也摇头道。

晴柔叹道:“学会此法门需要一段时日,想要娴熟施展,恐怕需要的时间更长。”

顾青山接过玉简,一看。

——还行,由于他已经掌握了阵法之道,对于禁法颇有些触类旁通之意,所以领悟此法只需花费100点魂力。

顾青山闭目片刻。

他忽然将玉简放回去。

“这玉简可以先复制——”婉儿一句话没说完。

顾青山一手捏诀,一手抓住她身上的缚灵锁,用力一扯。

紧紧缚在婉儿身上的缚灵锁,直接被甩到地上。

婉儿呆了呆。

她低头望去,只见身上还有铁索勒紧的血痕,但再也不见锁链的踪迹。

终于,她自由了。

婉儿慢慢抬起一只手,呢喃道:“镇狱法,追命。”

轰!

恢弘的灵力从她手上爆发开来,形成一道直冲屋顶的绿焰。

绿焰之中,一道森严门户隐约可见。

这是婉儿独有的术法,在她原本的世界之中,唯有千劫境修士才有资格掌握。

她的修为恢复了!

婉儿感受着浑身沸腾的灵力,突然高声尖叫。

“啊!!!!!!!!”

她不停的尖叫着,泪水就像决堤的洪水一般,怎么也止不住。

山女见了,有些担心的道:“公子,要不要……”

“不用,她受了太多的苦,让她发泄一会儿。”顾青山道。

他说着,已经来到晴柔面前。

晴柔咬着嘴唇,整个人紧张的发颤。

“刚才那道解除法,肯定耗费了你很多灵力,要不要先歇一下?”她问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解除必须要一次性成功,否则缚灵锁会进入锁死状态,我怕……”

“好,我先休息一个时辰。”顾青山看着她,说道。

晴柔脸上的神采顿时消散,失落的道:“正该如此,我还是先等一会儿。”

话音未落,顾青山已抓住她身上的缚灵锁,用力一拽。

哗啦啦!。

缚灵锁散落在地上。

晴柔呆住。

她低头注视着自己身上那一道道深入血肉的勒痕。

泪珠顺着脸颊流淌,又从下巴滑落尘埃。

“解开了呀。”

她如释重负的说着,语气听上去就像一声长长的叹息。

强大的灵力波动在她身上起伏不定,一如她此刻的心情。

身为一个世界的顶尖修士,却承受了如此屈辱的一段漫长时间,她的情绪早已陷入绝望的深渊。

不想却有迎来曙光的一天。

“姐姐!”

婉儿冲上去,一把抱住她。

“婉儿,自由了,我们!”

晴柔语无伦次的说着,也紧紧抱住了婉儿。

两人抱头痛哭。

“啧……还是让她们先高兴一下吧,我们现在去挑法阵玉简。”顾青山道。

“是,公子。”山女带着笑意,应了一声。

她随着顾青山离开。

等到法阵玉简挑的差不多了,他们又去挑其他玉简。

这里是王红刀的私藏,几乎没有什么差的东西。

唯一可惜的是,王红刀收藏的剑诀太少了。

顾青山一边挑,一边思索着魂力不够用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