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年龄确认网站免费

“什么……五百荣誉值?”

夏明听了以后,眼睛瞪得都值了,夏明连忙道:“行行,等过几天我跟一块去郊游。”

夏明连忙答应了,五百荣誉值啊,那可是五百荣誉值啊。

“耶,姐夫,可不能反悔哦,要是反悔的话,人家就天天在晴晴姐面前说坏话,让娶不到晴晴姐这么漂亮的老婆。”陈雨涵大眼睛圆溜溜的转个不停。

“好好好,不反悔,不反悔。”

夏明赶紧摆了摆手,他可不敢得罪自己的这个小姨子,他发现自己这个小姨子虎的要命,什么事儿都能够干得出来,这万一小姨子天天在林晚晴的跟前吹耳旁风,这要是林晚晴相信了,自己岂不是就完蛋了。

“好了,姐夫人家去做作业了,现在作业多着呢。”陈雨涵笑嘻嘻的离开了这里,夏明看到陈雨涵离开了以后,迫不及待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,当回到房间里以后,夏明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床上。

“吱吱吱!”

夏明突然间感觉自己的屁股下边有东西在动,这把夏明给吓了一跳:“我靠,什么玩意再动?”

夏明连忙站起来,这时候他看到了自己屁股底下的小白,这让夏明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小白,怎么会在这里。”

“吱吱吱!”

“是说在睡觉?”

亭亭玉立白皙少女踮脚张望

“吱吱吱!”

“先去睡觉,我没工夫搭理。”

夏明懒得李辉小白,直接给甩了出去,这疼的小白吱吱叫唤个不停,不过夏明却没有理会,而是满脸激动的进入了系统里面。

“系统,我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吧?”

夏明满脸激动的问道。

“滴滴,宿主完成任务,成功的保护了洛雨溪,奖励宿主五百点荣誉点,望宿主再接再厉。”

“哈哈!”

夏明忍不住大笑一声道:“系统,现在是否可以抽奖?”

“可以,目前宿主有八百荣誉点,请问宿主是否抽奖。”

“抽奖,八次。”

夏明毫不犹豫的点击了抽奖,当他把八次全部抽奖了之后,大转盘也在这时候出现在了夏明的眼前,而后夏明见到这大转盘开始快速的旋转起来,速度非常的快。

“滴滴滴!”

一阵急促的声音响彻开在,这指针也在快速的旋转,旋转的速度很快,很快就是一阵悦耳的机械声传入了夏明的耳朵里。

“滴滴,恭喜宿主获得经验值。”

“滴滴,恭喜宿主获得经验值。”

伴随着一阵经验值到手的声音响彻起来以后,这让夏明的脸色一点点的变黑,最后夏明终于忍不住了,勃然大怒道:“靠,系统,是不是上天派下来的猴子啊,整整八次都是经验值啊,怎么就不去死。”

夏明实在是太生气了,这尼玛的都是什么事儿啊,整整八次,不对,整整七次,竟然都是经验值的声音,这让夏明无比的愤怒。

“滴滴,恭喜宿主获得了前辈不醉,宿主抽奖完成,请问宿主是否领取奖励。”

“什么玩意……”

夏明一阵蛋疼,有些郁闷的道:“千杯不醉,是不是喝酒一千杯都不会醉?”

“宿主,所谓的千杯不醉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,实际上,宿主无论喝多少酒都不会醉掉,相反,这千杯不醉还会让宿主体内的酒水转变成营养物质,能够滋润宿主的身体,让宿主的身体变得更加的健康。”

“从某些程度上来说,喝酒只对宿主有好处,没有任何的坏处,而且相反,宿主喝的越多,这好处也就越多。”

“什么,说的是真的?”

夏明面色为之大喜,这可是好技能啊,喝酒一般情况下,是伤身,可是他倒好,喝酒竟然直接变成了健身,这根本就是两个概念啊。

“系统出品,必属精品,自然是真的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

扑腾。

夏明直接跳了起来,然后狠狠的踩在了床上,可是这一踩不要紧,小白直接是倒了血霉,被夏明踩的吱吱直叫。

“吱吱吱!”

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没注意到。”夏明看了看那不停的叫唤的小白,夏明露出一脸的歉意。

按理来说这么一只小仓鼠,一脚就足以踩死了,可是当夏明踩在小白身上的时候,小白仅仅是疼的吱吱直叫,并没有任何的危险,显然这跟那营养液有着很大的联系。

“嘿嘿,有了千杯不醉,看谁以后还敢跟我喝酒,这样的话,喝酒也就不会误事儿了。”

想到跟陈雪娥那一夜,这让夏明不禁有些怀念,当一个男人初食禁果以后,总是有些怀念那种味道,不得不说,那种感觉,简直是太美妙了,就像是飞上了天堂一样,非常的舒畅。

“嘟嘟嘟!”

突然间,夏明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这让夏明微微一愣,夏明看了看自己的手机,他还以为是自己的老婆打来的,不过当看到陌生的手机号码以后,这让夏明开始疑惑起来。

“喂!”

夏明带着疑惑,接通了电话,当接通了电话以后,夏明听到了一个冰冷的声音:“小子,洛雨溪是什么人?”

“洛雨溪?”

当夏明听到这个名字以后,疑惑的问道:“她是我朋友,怎么了?”

“啧啧,小子,如果还想让她活命的话,就拿一千万来换人,我劝最好不要报警,如果被我知道的话,我不介意撕票。”

“傻逼吧。”

夏明二话不说,直接挂断了电话,开什么玩笑,先不说他没有一千万,就是有一千万也不会去救人啊,更何况对方这个电话这么陌生,他怎么可能会拿钱救人去。

这不是扯淡么,而且这大晚上的,他没事儿找事儿干啊。

然而在另外一处地方,却是有着一个长得极为难看的人带着黑色的帽子,轻声问道:“老鸡,怎么样了。”

“嘭!”

陈鸡直接将电话狠狠的甩了出去,怒道:“妈的,这个小子竟然不上道,直接挂断了我的电话。”

“哦?这么说他连他的女人都不要了?”丁福眉头一皱,那张脸扭曲在一起,看起来极为的难看,就像是国外的女巫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