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蜜app 日本马油

时隔八年的见面,很糟糕。

糟糕到简直就跟噩梦一样,回了住处,往沙发上那么一躺,江风晚放空思想的陷入发呆状态。

今天这一切,真的,让他很是怀疑人生!

只是八年的时间,真的能让人发生如此巨大的改变?

也不知道在沙发上发呆了多久,电话铃声响了起来,看到来电显示为‘小雪’的时候,江风晚本能的皱了皱眉,莫名的就是不想面对。

不想面对知雪,不想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!

只是很显然,他也知道逃避是没有用的,待铃音响过一遍,还是接通了电话。

“风晚,你,没事吧?”电话那头,知雪的声音带着小心翼翼地意味,“我妈她今天只是……”

“没事,我不怪阿姨。”

……

短短两句话,两人一同陷入了沉默,知雪心中迫切的想要问‘我们什么时候结婚?’只是出于女方的矜持,让她开不了这个口。

而且,其实她已经有些明白了,只是自欺欺人的不愿意相信,始终告诉自己,那依然是当年那个口口声声说着爱她的男生。

一份清心小自在

江风晚则是完是不知道说什么,那原本满腔的话语,早已被知雪此时的外貌浇了个烟消云散。

安静又尴尬的沉默了几秒。

“你,你还在京城吗?”知雪弱弱的开口,声音里透着期待,“我们一起吃个饭?就我们俩。”

心中莫名压抑又是烦躁,江风晚呼出一口长气,最终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约了明天中午,约了地点,挂了电话,江风晚又是长叹一声,整个人更加烦躁了。

走到阳台,连着抽了三支烟,平复了心情地江风晚去了书房,打开电脑查了查。

输入‘知雪’,网页上的新闻并不多,也就是‘新异读书’人气作家。

而后输入‘知秋’,立马跳出了一大堆的新闻。

武侠界的明珠,知名企业家,著名慈善家,集才华和美貌于一身的美女大作家,其名下作品曾荣获XX大奖,XXX大奖……

各种照片,各种新闻,各种光鲜亮丽的风华无限!

浏览了一会儿,江风晚有些无力的往后一仰,颓然地靠在了椅背上,脸上尽是无奈和彷徨。

上天这是在和他开玩笑吧?

为什么两姐妹,差别这么大?

为什么他记忆中那个该和姐姐一样耀眼的明珠,现在却是黯然无光的变成了鱼目?

整个人丧丧地颓废了一天,第二天,完没有期待的,带着一种愧疚,煎熬,无奈……的心情,江风晚稍微打理了一番,掐着时间,驱车去了约定的饭店。

抵达饭店包厢的时候,知雪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,一看到他,就笑了起来,“风晚,你来了。”

“抱歉,等久了吧。”真的到了面对现实这一刻,江风晚反倒平静了下来。

“没,没有,我也刚到,坐吧。”

入座,江风晚沉默着目光定定地看着知雪。

知雪被他看得羞怯的垂下了脑袋。

心中一叹,即使努力回忆着曾经的美好,但是心中然没有了一丝感觉,江风晚彻底确定了,是她变了,没有他预期中那么美好了,所以,他也变了,他是真的没感觉了。

终究是他渣了。

“这些年好吗?”带着愧疚,江风晚开口。

“还好,过得挺好的。”还不知道他心中所想的知雪柔柔地开口,然后又有些委屈,“就是当年,因为宋翔,阿姨对我有些误会。风晚,你相信我,我真的没有,我都不认识他。”

“嗯,我相信。”

虽然自己没感觉了,但是源于自信,江风晚绝对是相信的。

“我……”对于江风晚的信任,知雪神色一喜,满心感动了起来。

“你可以和我说说,这些年发生了什么吗?”

“嗯,当年你出国后……”知雪带着委屈的诉说,一五一十的把这些年的事说了个清楚。

听完,江风晚沉默了许久,最终满脸歉意地来了句,“抱歉,当年是我太年轻了,一时冲动,没有考虑到后果,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
“没,没关系的,我们……”知雪红着脸,心里期待着,然后……

“这个,请你收下。”江风晚直接从皮夹里取出了一张支票,递了过去。

这是他早上就填好的,50万。

虽然知道自己这样很渣,但是没感觉了就是没感觉了,就像是阿姨说的,他不能再耽误知雪了,还不如说个明白。

“你,你什么意思?”看清那张支票,知雪瞪大了眼睛,满脸难以置信。

“这是我的补偿和心意,请你一定要收下。”伤害已经造成,自然是要弥补,只是感情的事不能勉强,江风晚只能用钱来补偿。

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,然后吹完它就走了,爱就没了!

“你,你,你是要和我分手吗?”

好歹也是一个知名写手了,势利眼婆婆砸支票这种桥段,知雪也是写过的,但是她万万没想到,自己也会被支票砸到。

而且这张支票还是来自她苦苦等待了八年的恋人!!

整颗心脏就像突然被人大力的揪住了,痛得她完无法呼吸了,知雪脸上血色退尽的,甚至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。

“小雪,我……抱歉。”

虽然觉得自己很过分,伤害了知雪,但是此刻,江风晚完没有那种把人抱在怀里安慰的念头,他只希望知雪能收了支票,就当是为他们曾经那段美好的记忆画上一个句号。

曲终了,人就散了。

“你,你……”满是痛苦的,知雪愤然地撕了支票,有些歇斯里底的咆哮,“你发过誓的,你要娶我的!”

“我很抱歉,但是时间太久了,我现在真的是没感觉了。”知道自己做的很过分的江风晚只能不断重复着道歉,“我真的很抱歉。”

“我一直在等你啊!”

“对不起!”

“你,你……”

“真的对不起。”

……

晚上下班,林小满从学校里接了两娃回到家,趁着还没开饭,姚建芬立马拉过她,说起了话。

姚建芬:“小秋,你妹妹今天一个人出去了,然后下午回来的时候,整个人就跟丢了魂儿的行尸走肉一般,然后整个下午都关在自己房间里。不会想不开吧?”

知雪是个标准宅,用脚趾想,姚建芬就知道她是去见了姓江的小混蛋,而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,八成是小混蛋把她甩了!

林小满:“妈,你哪天有空带她去看看心理医生,让医生开导开导。”

同样猜到了的林小满淡淡道,这人呐,最终还是要靠自己,所以,能不能走出来,看知雪自己。

姚建芬:“你说的对,是该找医生好好开导一下。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