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车中的妻子

脱离了这个圈子十三年,再想融入时,也确实能感觉到些微不同。

但师娘迟绫帮他组织的报告会和庆祝会,却很巧妙的把他的归来,塑造成了‘英雄未死’、‘烈士归来’。

报告会的内容很短,就是王升说了下自己为何没死,重点突出了天庭公主瑶云仙子真正大爱无疆、牺牲自我的精神,既保护了天下苍生,又护住了王升的性命,更在一瞬之间想出了解决此事的办法。

——设定一个慢慢解开的封禁,让地灵仙泉积攒了千年的元气缓缓释放出来。

这也大概解释了过去十三年所发生的种种变化,也由不得其他人不信。

别人信不信的,反正王道长都活了下来,被称之为‘奇迹’也好,被说是‘开挂’也罢,今后的修道界必然又有王道长的一席之地。

报告会之后就是一场高端大气的自助酒会。

在金碧辉煌的餐厅中,一群身穿道袍的老中青道长,提着高脚杯,听着舒缓的西洋乐,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天说地……

一处角落中,十多个‘年轻’修士们聚在一起,拼起来的长桌上摆满了中西餐点、各类美食。

王升和牧绾萱坐在主位上,师弟正跟周围人聊的火热,师姐则是举止端庄的小口小口吃着眼前的美味,虽然动作优雅,但手速和频率颇为惊人,让一旁想跟她聊天的几位年轻坤道完插不上话。

“这么多年不见,大家都成熟许多了嘛。”

王升喝了几杯酒,本以为自己会有些醉意,依然异常清醒,只能装出点醉意,开始感慨生活、称赞活着。

小清新小淡雅的白色衣服

怀惊和尚念了句佛号,“十三年的岁月中,大家也就是修行罢了,其他人我不知,但千张现如今也可靠了许多。”

施千张不好意思的摆摆手,“哪能,也就是将自己的一技之长找到了合适的发挥空间。”

“什么一技之长?”

“喷人,吵架,说骚话,”柳云志淡定的解释着,“这些年跟樱岛国修行界的对喷,多次依靠施道长的出色发挥,咱们大华国修道界才占到了绝对的上风。”

王升……

“好好修行,”王道长一本正经的教训了句,灵识扫过在场的百多人,也发现了几位面相年轻的金丹境修士。

因为地灵封禁解封、大华国气脉的缘故,这十三年内,修士们的修道速度又有明显提升,年轻一辈修行最快的‘尖子生’已经迈入了金丹境。

结丹是道槛,要卡多久每个人都有不同,今后的成就也不能用现在的修行速度来比较。

但施千张能够后来居上,追上柳云志的修道步伐,也确实让王升有些意外。

怀惊和尚是佛门修士,不修金丹大道,但王升从他气息强弱判断,实力也已经相当于金丹巅峰,在如今修道界也算是高手的行列。

“升哥,你现在到哪个境界了?”

王升淡定的回了句“跟我师姐差不多,天府境。”

一直保持风轻云淡模样的怀惊和尚顿时嘴角一阵抽搐,摇头一阵感慨,“本来想着你从金丹初期十多年估计也就能到金丹巅峰,没想到竟然已经冲到了天府境……罢了,以后还是要继续抱你大腿了。”

某刚破入虚丹境的武当山掌门弟子默默的低头吃饭,坚决不参与这个话题。

也没办法,周应龙花费了十年的时间修补本源,修行速度确实慢了些。

王升将话题引到了大华国这些年的变化上,众人七嘴八舌的讲述着一件件大事;他们都是这些事件的参与者或者见证者,此时亲口说来,让王升也仿若身临其境、感同身受。

觥筹交错,果汁啤酒与可乐共饮;

谈天说地,欢声笑语共段子齐飞。

偶尔会有青言子招呼王升师姐弟过去,与一些修道界的前辈闲谈一二,大多都是寒暄客套。

庆祝酒会进行时,依然不断有宾客抵达,王升作为今天的主角,也离开角落,背着剑匣在各处闲谈几句。

“师兄!”

听到一声有些轻颤的喊声时,王升转身看去,几乎有些不太敢认现如今的迟雯。

从最初的爱哭鬼,到如今也有了如静云师叔那般娴静恬淡的气质,这些年的修行,是真的让小师妹脱胎换骨了。

王升笑着应了声,迟雯主动向前来,对王升盈盈一礼,随后擦了擦眼角,柔声道“师兄,你能活着便是好事,切莫再辜负师姐了,她这些年为了你吃了不知道多少苦,如今你从地府归来,也该修成正果了呢。”

“在努力,”王升突然眨眨眼,传声与迟雯说了两声,迟雯脸蛋顿时泛红。

“这事师兄你自己问就好了,怎么让我去,”迟雯轻嗔了声,但还是答应了下来,“好吧,我去替你试探试探。”

言罢,迟雯款款而行。

她去了角落中,与各位同辈打了个招呼,径直坐去了王升原本的位置,挽着师姐一阵亲昵。

王升偷偷对迟雯竖了个大拇指。

这十三年不见,不只是施千张成熟了许多,小哭包也异常可靠了。

高始行和飞楝子联袂而来,王升展颜迎了上去,三人开始大谈剑道,各自对剑法又有不同的理解,恨不得就在此地互相印证一番。

这边聊天聊的正火热,又有一行人赶来;不用师父招呼,王升就和众多道长一同迎了上去。

来的正是师娘迟绫和官方的几位大佬。

也不知道这十三年中发生了多少事,王升这次再见师娘,感觉师娘原本给人那种尖刻的面相,此时已消失不见,更为雍容也更为温柔了些。

“非语,”迟绫轻唤着,向前抓着王升的胳膊,也露出了王升此前很少见到的温柔笑容,“能回来就好,你师父师姐为你可算是伤透了心。”

王升恭声道了句“让师娘挂心了。”

“嗯,你这些年倒是没怎么变化,”迟绫看了眼王升背上的剑匣,给了王升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
显然,师娘已经知道瑶云仙子之事,这眼神中的意味,似乎是让王升稍微低调一些,暂时不要显露此事。

王升不着痕迹的点点头,而迟绫身后的那几位代表官方过来慰问王升的大佬,也向前对王升一阵称赞,为王升脑门插上了‘大义’‘奉献’的两杆大旗。

迟绫温声道“你有什么需求吗?一切条件都可以直接说出来,因为我们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奖赏你了。”

角落中,施千张捏着鼻子喊了句“封!”

还没喊完,嘴巴已经被一张符贴住,这张符箓轻轻闪烁,化作一条锁链将施千张直接捆了起来。

柳云志轻哼了声,淡定的坐在那喝茶。

修士不可干预凡俗政事,这是大华国修道界的铁律。

王升这边已经开口

“奖赏的话,师娘,能不能让研究院给我打造一把黑科技剑鞘,这剑匣背着有时候不太方便。

要是条件允许,再给我多弄几把无灵剑吧,我留着备用。

哦对了,还有现在比较流行的那种投影手机,尽量大些的储物法器也给我搞两个吧,各种丹药、符箓什么的看着放一些就好。

还有……咳,我接下来可能有花钱的地方,能不能给我备点这个……”

王道长的食指和拇指轻轻搓动,迟绫已经笑眯了眼,将这些要求一一答应了下来。

就是,王升身后的修士们大多额头挂着黑线。

这时候不该是推让推辞一番,然后逼格满满的说一句‘某舍生求义,岂是为了这些俗物’,从而成就一番美谈吗?

这也未免太真实了些。

青言子和几位道爷却是暗自点头,对王升的这番话语评价颇高,也觉得王升确实成熟了许多。

这些东西,其实是王升不用主动开口说,官方就会给配备的。

一个天府境巅峰,单凭修为就可排在如今修道界前十的修士,更有现阶段堪称强悍无匹的战力,官方如何能不给些好处?

王升刚才要求了什么?

剑鞘、武器、手机、储物法器、丹药、符箓、货币……

这些是随便哪个天府境修士都能得到的‘待遇’。

但现在,王升主动提出来让这些当自己的奖赏,既给足了官方颜面和台阶,又婉拒了官方给自己套上更多头衔和责任;仔细回味,也是颇为高明。

“好,这些我会让人立刻帮你筹备,”迟绫向后招招手,一旁跟着的小秘书连忙跑了过来,捧过来一只包包。

迟绫抽出一张只有两公分直径的水晶圆片,随手递给了王升,笑道“这跟公家无关,师娘给的零花钱,可以直接安装在手机上,随便用。”

王道长顿时笑呵呵的接了下来,却也没跟师娘客气。

师父都被师娘包养了,自己这个当徒弟的还瞎客气什么?拿着就是了。

……

庆祝酒会进行到尾声,开始有道爷、道长告辞离开,王升把迟雯偷偷喊到角落中,偷偷布置了一层隔音的法力,师兄妹两个在那一阵嘀咕。

“你确定?”王升目光中满是亮光。

“当然,”迟雯笃定的回了句,“我是用我有感情烦恼的理由,借口让师姐帮我分析,再观察师姐的表情变化。

师姐显然对……咳,对亲嘴之前的步骤已经明白了,知道那是情侣会做的。

但亲嘴之后的事,她好像不是很懂,而且不是一问就脸红,是纯粹的茫然呢。”

王道长顿时一阵沉吟,师姐这些年的漫画都看哪去了!

呃,也对,大华国因为是数千年礼仪之邦,在国内发行的各种漫画或者文娱题材,亲亲之后的步骤都不允许发生。

师姐现在说不定真的以为‘亲亲就会怀孕’。

迟雯有些担心的问了句“师兄,你该不会是想……”

“怎么会,别瞎想,”王升断然摇头,“本师兄看起来是那么禽兽的人吗?能跟师姐相守相终就挺好。”

迟雯眨眨眼,小声嘀咕着“师姐这么美,你们又是两情相悦,师兄你……坚持的住吗?”

王道长刚想拍拍胸口,突然听到会场之外传来一声满是惊喜的大喊声,那声调,自己布置的这层法力都无法阻挡……

“小非语!小非语在哪!大姐想死你了!”

“看,”王升眼前一亮,“能给师姐补课的大佬已经出现了。”

迟雯顿时有些哭笑不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