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香蕉下载免费视频大全

没几分钟,李始善捧着一个卷轴出来,去了一旁的书案。

“你们两个也过来看看,”李始悟招呼一声,王升和周应龙也跟着凑了过去。

这是李宅的设计图,整体是一个太极的大轮廓,其内又按风水阵法进行了布置调整,可养气,可聚灵。

王升对阵法一知半解,但也能看出,这风水阵法设计的相当巧妙。

“非语,应龙,你们两个现在这吃饭,大哥你随我到处走走,我拿着图纸一处处对照。”

李始悟如此道了句,端着阵法图径直朝外走去,李始善也从后跟着。

王升和周应龙略微皱眉,按之前商量的,他们也该跟着去检查风水布置,顺便再调查下李宅各处的情况才对。

但李始悟是师叔,他开口这么说了,两人也只能依言继续吃吃喝喝。

李始善道“李文、李武,好好陪着两位道长!千万不要怠慢了!”

“爸你放心,我们肯定会招待好的。”

“我跟爸您一起吧……”

“不用,都在这招待两位贵客!”李始善瞪了眼要起身的大儿子,后者无奈的一笑,只能再次入座。

向阳处的她

王升继续夹菜吃饭,但却散出去了自己的一缕灵念,就跟在李始善身后。

他已经是在聚神后期,就差些许积累就能突破到结胎境,又有通明剑心在身,灵念之强,其实已经不弱自家师姐太多。

王升其实并不想掺和太多修行之外的事,但今日他已经到了李宅,驱了鬼,拿了报酬,更和李始悟师叔商量好,要一起帮李宅找出背后‘放鬼’的元凶,自然要把事情弄的明白才行。

李始悟拿着风水图跟李始善在园中缓慢走着,几分钟都没什么对话,直到离着大堂稍远些,才低声问了句“大哥,闹鬼这事,是有人要害你,或者说害咱们家,你真的没得罪过人?”

“有人要害我们家?我!”

李始善眼一瞪就要爆粗口,但立刻被李始悟的手势阻止。

李始悟道“小点声,别让我两个师侄听去……大哥,你觉得,会不会是你得罪了什么人……”

李始善回忆了一阵,依旧是摇摇头,“不可能,我这辈子就没得罪过什么人!就说当年那事,我也都做好了善后,这都过去快二十年了!有报复的应该早就来了才对!”

“唉,”李始悟沉声道,“养鬼放鬼,这事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做到的,你知道两位师侄驱走多少幽魂吗?加起来七八十只!这是要把家人都搞出事!”

“可这……”

李始悟长叹了声,“大哥,你跟我透个底,说句实话,这几年是不是犯到谁了?”

“绝对没有,老二,我这辈子都没做过什么亏心事,除了当年……”李始善也是叹了口气,“算了,不行我就把孩子们都送走,我自己在这呆着,兴许是我那些老战友找我来了。”

老哥俩沉默了一阵,李始悟摇摇头,低头看着手中的风水图纸,再次查看周围的地形。

李始悟道长叹道“今天不管怎么,我试试能不能把背后捣鬼的人揪出来,还好这次带非语过来了,不然真遇到什么邪魔外道,我这把老骨头或许都要栽在这。”

当年那事……

啥事啊?也不说个明白。

饭桌上,王升不动声色的继续吃喝,但李始悟兄弟二人的交谈,被他一字不落的用灵念听了回来。

心底忍不住吐槽一句这俩老头的鬼鬼祟祟,复尔轻笑,并未表露太多表情。

估摸着是这位李始善老爷子当年做过什么亏心事,导致了某些严重后果吧,看现在李家的财力,估计做生意做挺大的。

如果刻意去分析,王升自然还能分析出更多的信息,比如这庄园的布置、李始悟的出家修行,这些似乎都是发生在十几年前的事。

但王升并不想多去管这些,也没必要把事情复杂化,现在是有邪修要害人,那他只要将邪修抓获,剩下的事……

诶,不对,真把邪修抓了之后该怎么办?

王升眉头一皱,之前还真没想到这个细节。

大华国在这个时间点上,针对修士的特殊部门应该还没有组建完,这些邪修抓了之后能怎么办?

当罪犯一样捆起来送去派出所?别说这么干合不合法,就说到了派出所说什么吧。

‘警察同志,这是一名欲要加害一家上下六七口人的邪修,请对他严惩不贷!’

估计能被警察叔叔挥着警棍给轰出来。

不对,轰出来都算轻的。

这要是把他们几个武当山的道士当成江湖骗子拘留了,那可真丢人丢到姥姥家了。

……

“园子我查过了,风水布置没有被人动过手脚,非语,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

静室内,李始悟避开王升那略带玩味的目光,尴尬的一笑,也只能硬着头皮问着。

一旁的周应龙挑挑眉,自然知道副掌门此时为何如此心虚。

本来是他们商量好的计划,他们三个假借查看风水布置的名义再探查一次李宅,可当时李始悟拉着李始善去说悄悄话了,把他们两个师侄留那干愣着。

王升道“师叔,咱们这次来是驱鬼的,鬼已驱走了,是不是也该离开了?”

“这个,非语……”

李始悟面带难色,“背后黑手还没抓出来,这么回去我实在是难以安心。这样,非语,这次你多出点力,回去之后我……”

王升抬手阻止了这位副掌门许诺好处,心底其实对李始悟这般话语略微有些反感。

“按理说,师叔是门内师长,我跟周师兄自然应该听您的吩咐。

但此事关系到师叔家人,或许会让师叔乱了方寸,师叔的吩咐,我与周师兄也需斟酌一二。

既然遇到邪修害人,我们总归不能坐视不管,但师叔还请跟我透个底,令兄可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,以至于招来了这般报复?”

李始悟立刻摇头,言道“我大哥年轻时当过兵,退伍之后就跑长途货运,渐渐的搞运输起了家,有了些家底。我大哥不说为人如何如何,但绝对算得上正直,绝对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。”

王升点点头,“既然师叔这样说了,那我信师叔。”

李始悟忙问“那非语,接下来该如何揪出背后的邪修?”

不知不觉,周应龙和李始悟都看向了王升,都在等王升拿主意。

“目前来看,也只能守株待兔,”王升看了眼一旁的房门,“但咱们也不能太过被动,做点布置,引蛇出洞吧。”

周应龙也问“怎么引蛇出洞?”

王升微微一笑,自是已有成竹在胸。

几分钟后,李始悟先出了房门,去找李始善告别,并故意言说回山中请几位道行高深的高人过来,帮家里做一场事。

李始善顿时拍着胸口许诺,法事花费什么的都不带商量的,直接说请越多的高人过来越好。

然后,王升和周应龙也向前与李家老小告别,走的倒是相当痛快。

开车的司机大叔已经休息了几个小时,现在也是精神十足,拍着胸口对李始善这个发工资的老板保证,把一行三人平安送回武当山。

上车时,王升还特意提醒了这司机大叔一句“等会别忘了去那个商场,我给师姐多买些零食和衣服带回去。”

“哎,好,放心吧您嘞!”

仿佛就跟来时一样,这辆私家车载着三位道长渐渐远离。

法事做了,家里也总算太平了,李家上下自然是松了一口气。

李始善嘱咐两个儿子一番,让他们不要忘记工作,家里既然已经没事了,他们休息半天,明天就继续回去忙各自的事。

很快,李宅的院门关上,门口悬挂的摄像头轻轻转动,对准了门前的水泥路。

十多分钟后。

王升和周应龙在商场下了车,李始悟却留在车上,在停车场等了他们一阵。

但左等右等,都不见王升和周应龙回来,司机大叔忍不住问了句“他们该不会迷路了吧?用不用给他们打个电话?”

“不用,”李始悟笑了笑,忽的一抬左手,并起剑指,迅速点在了这司机大叔的脖颈上。

司机白眼一翻,缓缓向后仰道,口鼻传出了轻轻的鼾声。

这道爷有聚神境前期的修为,对付一个普通人还是游刃有余的。

而后,李始悟按照王升此前嘱咐的,朝着周围看了一遭,费了半天劲,才在车里把司机大叔这个七八十公斤重的汉子挪到了副驾驶的位置,自己则坐在了驾驶座上。

“唉,看你们了。”

李始悟低声叹了口气,检查了下自己的口袋,里面还有一张前两年刚更换的驾驶证。

有李始善这样的大哥照料,李始悟出家以前也算是个成功人士,开车自然不在话下,在武当山的时候也经常开车出去办事,车技也算娴熟。

很快,这辆车离开了商场停车区域,朝着高速收费站而去。

而等他们走后不久,两个梳着马尾、身形修长,身穿休闲西装、名牌皮鞋,还推着两个黑色行李箱的年轻男人,施施然走出了商场大门,把墨镜一戴,顿时有一股复古文艺青年气息。

这两具线条分明的挺拔身姿,顿时惹的不少年轻女孩偷偷观察。

“咱们就这么跑回去?”周应龙低声问了句。

王升打了个响指,“打车,李家旁边不远有个温泉度假村,咱们现在是来这边度假的乐团乐手。”

“行吧,听你的,”周应龙轻笑了声,也感觉挺有趣。

察觉到周围汇聚而来的目光越来越多,这位武当山年轻一代杰出弟子,也下意识把自己鼓鼓的胸口挺的更高了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