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狠狠撸打不开

“一二三,跺跺脚。”

“四五六,挥挥手。”

“七八九,鼓动腮帮,晃动肩膀——”

顾青山数着拍子,踩着节奏,一丝不苟的跳着舞。

在战神界面上,一行行萤火小字不断出现:

“魔龙之力正在被压制。”

“得到了奇诡侧神秘力量的青睐,身体强壮程度略有所增加。”

“的舞步得到了某个奇妙存在的喝彩,对神秘系能力产生了轻微的亲和。”

“的身体协调能力有所增强。”

顾青山挥汗如雨的跳着舞。

没有办法,就算他是三千世界境的高手,跳这个舞也还是会感到非常的辛苦。

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,在众生祭命之舞的面前,都是一场艰辛的历程。

羞涩娇妹青春洋溢

数十分钟后。

他终于跳完了这一场舞。

山女递来一杯灵泉水,问道:“公子,现在怎么办。”

顾青山喘着气,将水一口气喝干净。

“这次怪我,忘记了跳舞的日子,才导致这样的结果。”

他无奈的道。

“反正她已经死了,要不然我们走吧。”山女建议道。

“不,按照她自己的说法,她已经被人背叛过一次,所以这一次她肯相信我,是极其难得的事情。”顾青山道。

山女犯难的道:“可她的尸体已经随着溪流被冲的不知去向了啊,公子,就算我们花费很多时间来把她拼接回来,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复活。”

顾青山摇摇头,说:“如果我们这个时候走了,说不定她今后就不会再相信任何人;再说我们一走,万一有一天她再次活过来,赶去九亿世界找我的麻烦,那就不好办了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我们真的要把她拼回来,然后把事情说清楚——相信我,对于她这种习武之人,看上去似乎不在意很多东西,但其实是个很执拗的人。”

山女叹了口气,道:“那我们得慢慢找她的尸体,要等着她复活,还要费力说服她相信公子不是故意用计杀她,最后还得让她不要强迫公子去世界之门,因为公子有自己的事要做。”

“听上去有些复杂,也挺有难度。”顾青山若有所思道。

“非常难,她可是深渊怪物啊,公子。”山女提醒道。

顾青山想了一会儿,索性闭上眼,细细感应。

地之圣柱的法则具现之物,此刻正潜藏在他体内,随时听从他的召唤。

现在,顾青山需要一些力量来帮助自己完成这件难度颇高的事。

随着他的意念,只见一道金银相交的光芒从他体内生成,翩然跃于他的手掌,形成一个光影图案。

同时,战神界面上也冒出来一行行提示符:

“地之圣柱的主人,请选择要发动的力量。”

“可选力量:真实幸运,禁绝,庇护。”

顾青山一眼扫完,暗暗在心中道:“发动真实幸运。”

战神界面上立刻出现了新的提示符:

“选择了真实幸运。”

“该能力已发动,持续十二小时。”

“本次能力结束后,必须等待三十天,才可以再次使用地之圣柱的力量。”

所有萤火小字消失。

一切恢复正常。

顾青山看着地之钱币的投影,心中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这就像是回到了地之世界,被地之造物者祝福后的那种奇妙感觉。

“我们走。”他说道。

“公子,去哪儿?”

“捞她的尸体。”

“……那可真是个大工程。”

“可惜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,算了,别想了,我们慢慢捞吧。”

顾青山安慰着山女,忽然又闭上了口。

他和山女一同朝着某个方向望去。

在溪岸边上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。

紧接着,那个东西似乎也发现了他们。

“嗨!原来们也在这里!”对方大声喊道。

——原来是木偶娃娃。

顾青山走过去,蹲在木偶娃娃面前,奇怪的道:“怎么在这里?”

木偶娃娃脱帽致意,说道:“这条溪流里有一种非常罕见的水花宝石,我是来碰运气的,看看能不能找到这种石头。”

“水花宝石?”顾青山感兴趣的问道。

“对,就是一种乳白色的石头,上面有着天然的水纹,就像是一朵盛开在石头上的花,所以得名为水花宝石。”木偶娃娃道。

它又叹道:“我只差这一种宝石就可以去参加宝石展览了,可惜这水花宝石是双子星上最难找的一种宝石,它擅长在水中隐藏行踪,每隔一千年才会出现一次。”

顾青山忽然感到脚下被什么东西摁了一下。

他从水里捡起来一块石头,看了一眼,放在木偶娃娃眼前。

“说的水花宝石,和这块石头是不是很像?”他问道。

“啊,是的,就是这样的石头。”

木偶娃娃看了一眼,点头道。

等等——

木偶娃娃瞪大眼,激动的叫了起来:“天啊!这就是水花宝石!”

他蹦蹦跳跳的绕着宝石转了一圈,一时舍不得伸手去摸。

顾青山道:“拿去吧,反正我没用。”

他将石头朝着木偶娃娃推了推。

木偶娃娃激动的涨红了脸,连声道:“真的可以吗?”

“拿去。”顾青山笑道。

木偶娃娃彷徨了一会儿,仿佛做了决定一般,说:“我不能白拿这么宝贵的东西,我一定要回报才行。”

它拿出一根短杖挥动了几下。

“我听见了刚才说的话,”木偶娃娃竖起大拇指道,“是个好人,我就帮把那女子的尸体找回来。”

说话间,只见溪水的下游有着什么东西从流水中倒退而来。

顾青山定睛一看,却是被切割成数十截的尸体。

——高挑女子的尸体!

木偶娃娃又挥了挥短杖。

那数十截尸体被突然涌起的水浪推到了岸上。

“这溪水里住着一只妖精,是我的好朋友,我请它帮了一个忙。”木偶娃娃表功似的说。

“但是我跟她都不擅长组装尸体,接下来恐怕要靠们自己了。”

“这已经足够了,非常感谢。”顾青山诚挚的说。

木偶娃娃见他如此,便点点头说:“我得先走了,知道怎么找到我,我要赶紧回去清点我的石头了。”

“再会。”

“恩,回头见。”

木偶娃娃挥动短杖,直接从虚空中消失。

顾青山和山女对望一眼。

“这下总算开了个好头,眼下我们只需要先拼接尸体。”顾青山道。

“好吧,我们去拼她的尸体。”山女道。

两人走上岸,开始忙碌起来。

……

“山女,是这样拼的吗?”

“好像是,恩——部位没错,但得把前胸朝上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“公子,把手边的那个右手递给——等等,那是右腿,放反了。”

“不好意思,太难拼了。”

顾青山暗暗有些不解。

明明真实幸运能持续十二小时,为什么自己拼接尸体却总是出错?

自己可是一名大修士,又是最顶尖的厨师,拼个尸体什么的易如反掌——为什么幸运在阻挠自己?

这时山女插话道:“唉,算了,公子笨手笨脚的,这女人的身体也不太不适合让拼,还是我来吧。”

顾青山怔了怔,明白过来。

他放下尸块道:“太对了,山女,保持自己原本的样子,以此来证明她的身体不是由我拼的。”

山女也恍然道:“好,这样也对,否则她知道在动她的身体,肯定要生气,到时候恐怕又要打一场。”

顾青山苦笑着说:“在这里打一场我还能勉强撑住,但若她发起飙来,像追寻极古人族之时的那种做派,离开双子星了还要追着我打个几万年,我可受不了。”

……